? 重拾汉语,诗意地栖居_365bet如何提现_365bet官网娱乐_365bet日博网站 开元棋牌一直在维护_开元棋牌怎么那么假_开元棋牌人工服务
家长互动平台
保存本站联系我们
首页>保驾护航法规长廊心海指南八面来风书海拾贝健康顾问

重拾汉语,诗意地栖居

时间:2013-08-11 15:30来源:三月风 作者:冯欢 点击:
内容摘要:重拾汉语,诗意地栖居 - 会说中国话吗?在中文里,这是一句骂人的话。说中国话,人人都幻觉自己与生俱来,有恃无恐。古人敬畏汉字,执手相看泪眼,竞无语凝噎,让你相顾无言,......

?

重拾汉语,诗意地栖居

-

“会说中国话吗?”在中文里,这是一句骂人的话。说中国话,人人都幻觉自己与生俱来,有恃无恐。古人敬畏汉字,“执手相看泪眼,竞无语凝噎”,让你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我们提笔忘字,火星文满天飞,可有时想表达什么,找一个合适的字眼,比在陌生的街区找路还难。

汉语一边在异乡繁荣,一边却在故土“沦丧”,一边有层出不穷的创造,一边却无情退化。

“你的内人”在“我府上”,“富贵不能淫”被译为“要富有,不要性感”。《民国语文》教材大热,中文系研究生都没人能当老师,陈丹青曾感叹,“大学生的中文水平已经相当可怕”,原因是“就连递上来的纸条都错别字连篇”。300亿条春节手机短信与“我是郭德纲”早已取代了鸿雁传情与“床前明月光”的诗意。国人和母语的距离,不再是信手拈来,而是到心灵那端的千年。

真会说中国话吗?修复和重建汉语传统,不是一道萝卜咸菜的选择题,而是文化还乡的必选题。

还回“青草的味道”

“同学们,请大家看看这根小草,仔细观察它可以分为几段?大家想一想,如果分为三段的话,从哪一段开始吃比较好?下面,我们请一个同学来说说这段青草的味道如何。”这则“启发式”语文教学的笑话,背后躺着无数过来人、牺牲品。人文学科很多事明明就没有标准答案,但是我们的语文教育偏偏要求孩子分段概括大意、归纳出符合教委标准的中心思想。背范文写八股,以至于中国学生在作文中“编造谎言”,成为一道举吐罕见的风景。

作家王蒙曾多次试考孙子的语文卷,最好一次是60分,其他每次都不及格。比如选出与“窗外有棵杨树”意思最接近的一句话,给出的三个选择是:一棵杨树长在窗外;窗外有一棵树,是杨树;从窗内看出去有棵杨树。“你让我选什么!”邹静之辅导女儿作业,根据“刻画描摹得非常逼真”写一句成语,他的答案是“惟妙惟肖”,结果被老师判错,“标准答案是‘栩栩如生’”。

机械的教学方法,使得汉语言的美感脱落,也把孩子对语文的所有好感和好奇都扼杀掉,只落下渐成俗套的思维习惯。学鲁迅时最为可笑,先生的每句话都要想想有什么深意,当年我有同学被提问先生去后花园点了根烟有什么内涵,他回答,先生点燃了革命的火炬。

1932年的小学《新选国语读本》选文多自然与人、花鸟鱼虫,几乎构成一组田园诗,然而又多思辨之文,其中《两个疑问的信》,“平之:先生时常对我们说,进退要守秩序;应对要有礼貌。但是也有人说,秩序,礼貌,是束缚自由的东西。照你看来,究竟应该怎样呢?”洋溢着开放的精神,而我们的教材里,鲁迅已带着《孔雀东南飞》《石钟山记》退出舞台,取而代之的是《红灯记》。

模式化思维教育出来的永远是流水线产品,这是世界工厂的定义。好教材和好老师缺一不可,如果从对儿童的言语早期教育开始,到小学、中学阶段的语文教学,在拼音、书写、语法这些基础知识之外,更多地关注汉语生命的自然需求。在教学情境下的每一个游戏,每一次远足,每一篇作文,每一回对话或演说,鼓励孩子去体悟、共情,表达本然、敏锐的感受,少一点“规矩”,作为一种思想攻略与坚持的战役慢慢渗透,那么汉语作为中华民族文化传统的载体,或许还能从娃娃抓起。

约会“纸上的汉字”

“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有超过半数的国人一年都读不了一本书。读图时代,平面文字落伍,典籍那里更是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至少不止一代人不识繁体字、不会用毛笔、读不懂古代典籍,数典忘祖的“新文盲”队伍不断扩大。

不读典籍的理由有几个:它不是必读科目;它语法有些隔;它以遗老面目出现;它没有烟火气;它惜墨如金以及幽默不那么好懂,这多少显得不可爱。从前,作为书生15岁之前便要把四书五经烂熟于心,几乎都是“拜经教”。1912119日,当国民政府第一任教育总长下令“小学堂读经一律废止”的时候,这是一个解放思想的壮举;作为后果,近一个世纪后,已经没有多少人回答得出来什么是四书五经了,90后们居然从周杰伦的《青花瓷》里才开始接触到古典诗词之美。

国人对典籍这一“汉语文明主要承载者”的轻视和排斥,不仅是文明断代的问题,更关乎国民素质。维特根斯坦说过:“想像一种语言,意味着想象一种生活”,如果读典籍成为习惯,一个从小就被“袅情丝吹来闲庭院”、“醉里挑灯看剑”之情韵滋养着的孩子,长大以后,他们的心灵或许不至于那么麻木、冷漠。

曾经写一手漂亮字是长脸的技能,如今,当不少人写不出“尴尬”二字时,国人的书写能力也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尴尬。网络时代,笔是输入法。墨分RGB(红绿蓝色彩模式),纸有doctxt,行、楷、草、隶、篆的转换,不过是鼠标一点。我们时刻都在与屏幕上的汉字“约会”,纸上的汉字却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每个汉字都像一张充满感情向人们诉说着生活的脸,汉语的形体、意蕴之美,往往在用毛笔、钢笔书写时才能酣畅淋漓地体会和享受。20119月,教育部下发《关于在义务教育阶段加强汉字书写能力的提案》的通知,意在推动汉字书写,从而保护汉字。我们靠命令执行,而我们的邻居日本人向来自负,在汉字面前却格外谦恭。不但在本民族的文字中拼命汲取汉字的精髓,还一次又一次举办中日书法交流展,据说日本民间曾对汉字选美,夺魁的是“梦”字,入选佳丽还有“雪、柔”等,其对汉字的狂热痴迷可见一斑。

知道分子先“优雅”起来

教育制度是有形的,大众传播对社会教育或“反教育”的作用,却是无形的。陈词滥调无处不在,中文水平低落,作为示范平台的知道分子们难脱干系。

媒体把语言不当回事,屏幕和版面上错别字满天飞,影视剧中人物台词不伦不类。功能强大的汉语常被简化,一句“给力”本来挺新鲜,但一夜之间变得神通广大、索然无味。此外,如“神马”、“浮云”等“标题党”也泛滥成灾。再加上长期以来程式化、庸常化的“仪式语言”大行其道,全然失去优雅。特别是广告词,有意地搅浑水。脚气药广告赫然写道“离离源上草”,好不容易在课堂上加以辨明的,又在肆意篡改,造成一片混乱。

巴黎的街头立着广告牌:“学汉语吧,那将是你未来20年的机遇和饭碗。”目前学习汉语的外国人多达3000万,而我们拥持一个悠久文明的语言,却屈膝尊奉着另一种文明话语为榜样。曾有学者将孟子翻成“孟菲斯”、把孔夫子翻成“康夫舍斯”,一时造成轰动。这些被“欧化”带翻译腔的“西文”,在作家圈里已流行多时。批评界和理论界也难以超拔,一篇文章读完,愣是似懂非懂。没听说西方有“和平演变”汉语的计划,这是中国知识分子自己干的。仿佛不用“Madein China”用“中国制造”,不用“LOGO”用“标志”,就不是国际范儿,以至于余光中发出这样的感叹:英文充其量是我们了解世界的一种工具而已,而汉语才是我们真正的根,“当你的女友改名为玛丽,你怎能送她一首《菩萨蛮》?”

汉语危机是应用危机,我们缺的是母语情感的意识和这份语言自信,把绮丽的汉语当做物欲的工具。最好的“保护”就是全民崇尚优雅的语言,就像每年两会答记者问时,国人会集体期待温总理的旁征博引,沉浸于“不畏浮云遮望眼”,“明年春色倍还人”里。如果媒体和知识界率先“优雅”,报纸电视上,地铁公交站牌,满目所见皆是繁锦,耳濡目染之下就能循序渐进了。有一个数字也许可以说明一些东西。2009年夏天,“迎世博咬文嚼字大赛”吸引了整整20万民众参与,上至年过九旬的老人,下至不满10岁的小学生。《咬文嚼字》杂志主编郝铭鉴感慨道:“群众心底对汉语的热情让我们感动,让人看到了母语意识的回归。”(三月风 作者冯欢)

分享到:

相关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