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如何提现
家长互动平台
保存本站联系我们
首页>保驾护航法规长廊心海指南八面来风书海拾贝健康顾问

春云湛碧血,秋雨湿黄花

时间:2012-10-17 11:01来源:未知 作者:兴化网上家长学校 点击:
内容摘要:春云湛碧血,秋雨湿黄花 张正耀 一个仲秋的午后,南国的天气还显得有些闷热,带着偿还夙愿的念头,会议一结束,我就迫不及待地来到了广州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拜谒为中国近代......

春云湛碧血,秋雨湿黄花

张正耀

 

一个仲秋的午后,南国的天气还显得有些闷热,带着偿还夙愿的念头,会议一结束,我就迫不及待地来到了广州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拜谒为中国近代民主事业而英勇献身的革命先烈。都说花城多雨,可不是,进地铁站时还是艳阳高照、晴空万里,出了地铁口却淅淅沥沥下起了雨来,并且越下越大。这雨不像是下在地上,倒像是下在我心里,因为没有带雨具,我很担心一直以来的愿望会被这来得不是时候的秋雨所破坏。但我又觉得非常幸运,因为我正可以“愁看秋雨湿黄花”(黄兴撰联语)了。心神不定之间,眼前已是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园的正门,雨,停了!

陵园的正门,赫然矗立着一座银灰色的四柱三间混凝土大牌坊,大额坊上孙中山先生手书的“浩气长存”四个大字格外的厚朴凝重。大牌坊造型简朴庄重,气宇轩昂,神态肃穆。进入大牌坊后是一条坦荡荡的墓道,直通到尽头处的自由钟墓亭——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的所在。雨后的墓园,绿树环抱,黄花处处,恬淡疏朴之中却有雄浑豪迈的景象,仿佛有一股浩然正气在此回荡。走在墓道上,纵目所见,墓园布局对称,建筑比例严谨,排列有序,给人以庄严、静穆和崇高的感觉,置身其间,顿生敬仰、追怀和崇敬之情。

1911年农历三月二十九日,民主革命党人在广州发动武装起义。这是孙中山先生所领导的同盟会历来所组织的规模最大的一次起义。同盟会最大限度地动员了它的一切力量,倾注了它的全部财力物力。由于叛徒泄密,敌人有备,起义又得不到援军支持,激战一昼夜,不幸失败,“吾党菁华,付之一炬” (孙中山《〈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事略〉序》)。起义者冒着枪林弹雨冲锋陷阵,有的牺牲于战场,如方声洞、黄鹤鸣等;有的则大义凛然,从容就义于敌人的刑场,如林觉民、喻培伦等。起义战死及被捕牺牲者,实际人数为86人。从事地下革命活动的同盟会员潘达微冒着生命危险四处奔走,出面营葬,清点烈士遗骸得72具,葬之于广州白云山麓红花岗。正如国民党党史专家邹鲁所言:“此役所丧失者,不特吾党之精锐而已,盖合国中之俊良以为一炬,其物质之牺牲,不可谓不大,然精神所激发,使天下皆了然于党人之志节操行,与革命之不可以已”。(《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碑记》)这次起义尽管被血腥地镇压了,但它却极大地教育和鼓舞了全国人民,在根本上动摇了清朝政府的反动统治,为数月后的武昌起义奠定了胜利的基础。肃立于烈士墓前,我不禁吟诵起孙中山先生在《〈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事略〉序》中的一段话:“是役也,碧血横飞,浩气四塞,草木为之含悲,风云因而变色。全国久蛰之人心,乃大兴奋。怨愤所积,如怒涛排壑,不可遏抑,不半载而武昌之大革命已成。则斯役之价值,直可惊天地,泣鬼神,与武昌革命之役并寿。”

黄花岗原名红花岗,烈士尸骸安葬好后,潘达微撰文把红花岗直接改名为黄花岗,他认为“红花”二字俗而不美,而“黄花”则素有傲雪欺霜的风骨,能使烈士精神益显昭彰。但由于“民国肇造,变乱分乘” (孙中山《〈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事略〉序》,下同)致使烈士坟茔,一直“湮没于荒烟蔓草间”,直到1918年,“始有墓碣之建修”,方声洞的哥哥方声涛募集捐款,在烈士安葬处营建了一个方表墓冢,墓冢平面呈方形,长17.3米,宽17.26米。墓冢的四面成坡形,四周砌筑护冢花岗岩石墙,墙垣上竖铸铁望柱和铁链。墓冢中央竖立一块方尖碑式的墓碑碣,碑碣上刻“七十二烈士之墓”7字。1919年,时任中华民国政府参议院议长林森接续在方表墓冢当中建立了一个四柱墓亭。墓亭柱式仿西方风格,上承三角形山和自由钟形亭顶,风格和建筑手法别具一格。方表墓冢、自由钟墓亭以及墓亭内的墓碑碣,奠定了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园的核心轮廓。至1924年,墓园主体工程才基本建成。七十二烈士墓园中最主要的建筑为纪功坊,纪功坊中西合璧,显得古朴、凝重、端庄。坊上设置的9层叠石台,为三角形构造,正面和背面各有叠石72块,全由国民党海外各总支、分部及华侨团体认赠。每块叠石上都分别用中、英文镌刻着捐赠者的名称,细读这些献石者的名单,令人肃然起敬。叠石顶端屹立着一座自由女神石雕像。这个自由女神右手高举火炬,左手执石锤,与前方墓冢的自由钟墓亭相呼应,寓“敲响警钟”和“唤起民众”之意。自由女神像基座的两侧,分别站立着两只展翅欲飞的自由鸟,体现了中国民族资产阶级为自由而奋斗的精神。

1918年至1934年,历时16载,中国国民党对烈士姓名、籍贯及其事迹进行了系统而严密的审查核实,共查得此役死难烈士86人,但由于最初所称的“七十二烈士”已为众所周知,因此也就沿用下来了。在七十二烈士墓的四周竖立着5块石碑。这5块石碑,详细记载了整个审查核实烈士姓名和事迹的经过。5块石碑中最大的一块党人碑,竖立在纪功坊的后面。碑的正面为邹鲁所撰的《广州辛亥三月二十九日革命记》,它总结性地记述了起义、收葬、修墓的始末。碑阴则表列了86位烈士的姓名、籍贯、年龄和就义情况。我徘徊于黄花岗上这5块“党人碑”前,仿佛穿越了时光隧道,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幕情景好似就在眼前,这怎能不引起我“扼腕墓道而发”“志士之悲”(张溥《五人墓碑记》)?

在烈士墓冢的北侧,还有五十多座附葬墓,埋葬着民主革命时期的革命烈士,其中着名的有粤军宿将邓仲元、兴中会元老史坚如、中国航空事业的先驱冯如、“中国空军之父”杨仙逸等,英魂汇聚,浩气长存,七十二烈士长眠于此,也不觉得寂寞了。更让人感叹的是,中国还没有哪一所墓园,能像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园那样,高度集中了在中国近代史上或名垂千古或显赫一时的历史人物——孙中山、黄兴、胡汉民、廖仲恺、邹鲁等的一大批撰文、题书碑刻。七十二烈士地下有灵,也该含笑九泉了。

流连于墓园,我久久不忍也不想离去。雨后的夕阳是那样的温和,绿树掩映中,有精神矍铄的老人在漫步,耳畔还不时传来孩子们的欢声笑语。我揉了揉湿润的眼睛,拿出纸笔,联诗一首,以表无限崇敬和深切哀挽之情:

九月羊城有余悲,七二英魂梦几回?已酿清艳露满枝,我今坟前寄哀思。浪淘英雄无孑遗,敢云豹死犹留皮!碧血黄花垂千古,直如日星耀光辉!

备注:今年为辛亥革命100周年,谨以此文聊表纪念。

 

 

 

1.大牌坊

 

 

 
 

2.墓道及墓园全景

 


 

 

 
 

3.烈士墓全景

 

 


 

 

 

 

4.自由钟墓亭和纪功坊

 

 

 

 

 

 

5.烈士墓及墓碑碣

 

 

 

 

 

 


 

分享到:

相关文章
?